十堰晚报:塔吊司机:工作在“烤炉”间

来源: 十堰晚报     |    作者: 吴忠斌 刘成臣 彭旭 和平 丁忠奎      |     发布日期: 2017-08-07     |     [      ]

  幢幢高楼拔地而起,城市建设日新月异,这其中有他们的功劳。他们每天在高高的塔吊爬上爬下,身处高空,头顶烈日,他们就是塔吊司机。昨日,记者来到位于十堰经济技术开发区港澳台工业园内的十堰新能源汽车产业园ppp项目建设工地,跟随中建三局一公司塔吊司机张文,体验了烈日下的“云端”工作。

  10分钟爬上60米高塔吊

  昨日9点半,记者赶到工地时,中建三局一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塔吊司机早就开始工作了,10点半后才会下来吃午饭,如果马上采访拍摄,记者就要爬上塔吊。

  阳光和热浪中,几台外置式塔吊直插云霄,若想上去,需从塔吊下的钢架手脚并用爬上去。

  为了指导记者,33岁的塔吊司机张文特意从60米高的塔吊上爬了下来。

  几句寒暄后,张文双手抓住爬梯,脚尖一蹬,沿着90度的“天梯”开始往上爬,10分钟后才爬到操作室。

  记者硬着头皮跟在后面一步一步向上爬。爬梯被晒得发烫,塔身随着人的移动轻微摇晃,记者感到手疼、两腿发抖、心跳加速,爬一会儿就要休息两分钟。越往上风越大,塔吊机器的轰鸣声也愈加清晰。距离操作间越近,越能感受到马达声给塔身带来的震动。

  20分钟后,记者终于到达操作室,靠在铁壁上喘着粗气。一旁的张文早已镇定自若地操作长长的吊臂投放材料。“这个塔吊不算高,我开过最高的有百十米。”张文说,像这样几十米高的爬梯,不算加班或临时有事,他每天都要上下4趟,“下午温度高的时候,双手抓着爬梯,哪怕戴着手套也被烫得生疼。不过,我早已经习惯了。”

  “云端”工作,空调几乎没用

  随着时间推移,日头越来越毒,气温越来越高,刺眼的阳光晃得记者几乎睁不开眼。

  一两平方米的塔吊操作室,一张座椅、两根控制杆,这就是张文每天的工作环境。虽然操作室里开着空调,但由于四周都是铁皮和玻璃,且为了方便观察,前面的挡风玻璃也不能关,燥热的空气不断往里涌,整个操作室如同烤炉,空调几乎没用。

  记者只是站着看,身上已挂满汗珠,操作塔吊的张文则是大汗淋漓,额上、颈上都是汗水,衣服后背也画起“地图”。“这么热,你一直在上面怎么受得了?”“这个工作我干了11年了,早就练成钢筋铁骨。”张文擦了下脸上的汗水,依然全神贯注地盯着吊臂。

  张文说,在几十米的高空,哪怕掉下去一粒小石子,都有可能伤到人。所以,他必须时刻保持专注,根本顾不上冷或热。

  一会儿工夫,汗流浃背

  记者待了一会儿就口干舌燥,头晕目眩,张文身上汗流浃背,却镇定自若。

  张文说,他每天要在塔吊上工作七八个小时,不仅要操作塔吊,还要通过对讲机和地面指挥员沟通,他最希望就是多喝几口水。可人在高空,上厕所很不方便,只能少喝水。

  塔吊司机每天要干的基本工作,就是将钢筋、混凝土、钢管等施工材料从地面吊到指定楼层。“最难熬的就是枯燥、孤独。”张文说,坐在操作室里,就连想听听平日厌倦了的市井喧嚣都是一种奢侈。与外界的唯一联系,就是一部对讲机。联系的唯一对象就是地面或作业面上的信号员。联系的内容就是不断重复的单调的指令声。

  张文说,很多塔吊司机在孤独寂寞得难以忍受时,就拉开操作室的窗户,对着天空扯着嗓子嘶吼几声。

  闲暇时,张文会欣赏蓝天白云,远眺城市美景,更多的时候则是发呆。

  张文说,虽然工作辛苦,但看着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他由衷的自豪。

  记者手记

  对普通市民来说,塔吊司机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工种。有人说这是离太阳最近的职业,也有人说他们生活在“空中楼阁”。深入了解后,我觉得他们更像是天空中的“囚徒”。

  身处百米高空,除了眼前偶尔掠过的飞鸟和不远处飘来荡去的云朵,他们只能见到自己孤单的影子。白天,他们看到的是地面如豆的人影车形;夜晚,他们只能俯瞰都市的万家灯火。高温下的坚守,不仅体现了这些城市建设者的坚毅品格,更展现了他们为城市建设付出的努力。

  正是这些建设者的挥汗如雨,默默付出,我们的城市才飞速发展,越来越美。